柳生歌

emmmm总之又回来了

【苍歌】断弦

苍爹×琴萝

不喜勿喷

bug我的

结尾是个坑

“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傻啊”长歌伸出手重重的在苍云胳膊上掐了一下

“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没命了好吗,你知道一个莫问切相知对不容易吗!真的是……”边说变盯着苍云腹部的伤口,拿起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

“……”躺在软榻上的苍云看着长歌帮他处理完伤口,坐起来盯着长歌开了口

“那恶人谷的人对那个孩子下手,我实在是于心不忍所以才会……这样,受了这些小伤”苍云接过长歌手里的汤药,看都没看就一口喝了下去

“你心也是够大啊,就不怕我下毒害你?”

“你要是害我早就下手了,况且你好像也不是谷中之人”

长歌收起碗碟,转身坐在软榻的边沿“你这话就不对了,那恶人谷没什么好人,你可知那孩子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被追杀?”看着苍云的眼底起了一丝波澜,长歌微微勾了勾唇角,清了清嗓子直面苍云的目光“那孩子是因为屠杀了几十名谷中弟子,原因只是因为在习武之时对方没有注意重伤了他的右臂而已。”

难怪那孩子一直捂着右臂……原因也不肯告诉自己

看着苍云垂下的头,长歌伸出手把它抬起“而且,我也是谷中之人,那孩子我也已经替谷里处理掉了,你在我这里大可放心,谷中之事,我会替你解决”

“你为什么……”

“因为你很像我的故人”

苍云垂下眼帘,压下心里原本的一丝喜悦

“我救了你的命,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跟着我做事,不吃亏的”

“恩”苍云看着眼前少女骄傲自信的面容,把拒绝的话咽了下去

三日后苍云的伤并无大碍,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跟着长歌一起收拾完了东西,苍云的目光被长歌怀里抱着的琴所吸引

“你为何背上背一把琴,怀里还要再抱一把?”长歌没有看苍云,把琴抱的愈发的紧,苍云毕竟比长歌高了不少,也强壮许多,便想着帮她分担一下,长歌将背上的琴交于他之后苍云才得以看清怀中琴的模样

“为什么琴弦断了?”

“……”

“不想说也没关系”

“是我师傅……与我断绝关系那一天,亲自挑断的。这也是他送我的第一把琴”

苍云看着长歌,发现她神情却是悲痛中又带着一丝……幸福

“那你师傅呢”

“死了”

“因为什么”

“因为我”

“死了”

暑假在家咸鱼除了玩游戏吃饭就是睡觉,现在手那笔都是抖的……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0.0 完求了……

三人的修罗场 超棒
emmmmm果然还是手绘习惯
潦草?是我飘了→_→

我王耀今天就打死你个妖艳*货
沉迷某神经病番无法自拔

终于能画出点能看的东西了……果然还是不会用板子qwq

好久没用板子只能化成这样了,以后我会好好学的qwq

【止归】 壹 苍歌向

琴萝师傅 苍爹徒弟 带游戏画风 (迷  可能微刀

以上ok就往下吧!

清歌实在黑戈壁的星星海捡到顾北的,捡到他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口气,要不是看到水里浮现的黑色倒影清歌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顾北的存在。

好在这里离纯阳宫的驻扎营地不远,而且清歌一路上也用相知心法为他治疗了些小伤口,不然也不会一直撑到纯阳宫驻扎地的门口

送到于睿道长面前时,她也微微惊讶了一番这人生命力的顽强,要是在晚送来一会儿可能就要叫带着这里了

清歌也怀着好人做到底的心理一直在黑戈壁待上了四天直到顾北悠悠转醒

“你可终于醒了,这四天可真尼玛累死我了”清歌放下手里的琴,拿起放在案上的药递给他“喝了它,对你的伤有好处。”顾北坐起来接过那一碗药直直的盯着清歌,看的清歌头皮发麻才开口说了句话:“我在那里”

正常人一般不都会问“你是谁”这种话吗,也许是因为刚醒的缘故,顾北的声音带这些嘶哑,毕竟整整四天没有说过话,要是不带点嘶哑那可就奇怪了

“你在黑戈壁纯阳宫的驻扎地,我是长歌弟子也就是四天前救了你的人。”清歌这人对人命本就看的淡薄,加入恶人谷之后变更是冷漠,如果不是看到顾北玄甲上恶人谷的标志,她早就提着他的头颅去领赏了

清了清嗓子,清歌看着他:“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顾北本在低头沉思,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着清歌“我不记得我是谁,从哪里来的了,只依稀记得要去龙门客栈,刚走到这里就被人袭击了……”顾北说完后就站起来穿戴好了他的玄甲
“那你可真是太惨了”清歌双手撑在身体两侧,腿一前一后的摆着,看着顾北的背影说出了一句让她后悔了一辈子的话

“你要不要当我徒弟?”

顾北愣了一下,反问她:“你是长歌,我是苍云。你能教我什么?你看起来还是个孩童的模样,何德何能做我的师傅?”顾北说完后就那起了身旁的盾刀,“这不是过家家,小孩子还是早点回家的好……”顾北还没说完,突然猛然向后一退,听下后直勾勾的看着清歌,清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起了靠在案上的琴:“躲过了宫商角,可还是有角徵羽呢,你是看不起我呢?还是看不起我这一身武学呢?”说完摸了摸琴弦,看向顾北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

“过两招?”“正有此意!”

顾北很奇怪,每次快打到重要部位是总会被清歌躲过去,还有她的步伐,以及她拿剑的方式都与他所见过的长歌不同,好像不止是莫问的心法……打斗结束,双方看上去虽是平手,但是顾北知道他输了,等到他完全恢复的时候估计和她再战也占不到上风。

“真么样,要不样当我徒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躲过我打你重要部位吗?”“告诉你你就能当我徒弟?”“对”“其实很简单,莫问心法下有一招式名为[横生影斜]这种招式搭配凤入松可以很轻松的拉开我和你的距离,掐完影子我在上天[青霄飞羽]就很容易避开你重要的攻击。你针对这里该如何应对,等你做了我徒弟就知道了!”

清歌虽然将人命看的淡薄,但是她却对收徒弟情有独钟,她有过3个徒弟,一个万花,两个长歌,他们都出师之后便只剩下清歌一人在恶人谷和江湖上浪迹,十分孤独,她很怀念指导徒弟的日子,如今看到了顾北这种心情又开始复燃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遵守诺言”说完顾北便作势要跪下,给清歌行拜师礼,清歌扶住他,“你这么大个人给我这么小的人下跪行礼我可受不起,你我敬一杯酒,这师徒缘分变算是结下了”说完拿起了放在包里的桃花酿,给两人都倒上“这桃花酿我可是一直没舍得喝,今天算你小子有口福!”

顾北举起酒杯,朝着清歌鞠了一躬:“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清歌笑了两声和他一起喝下了桃花酿

“你先去龙门客栈办你的事,之后你随我一起去昆仑一齐修习。”

emmmmm因为实在是太晚啦所以今天就先写一半,剩下的部分明天写!(手动比哈特(。・ω・。)ノ♡

至于打斗的情节就不要太过在意细节!以后我会好好钻研招式的,这样是为了凸显出清歌武艺高超嘛!

等放假了就好好学学怎么用板子。。还有银桑的头发啊,围巾的画法我也是很随意啊……emmmmm就很难受

总之一年过去画风改变真的是很大的呢……

故人归

苍爹琴萝师徒向

不喜勿喷

过了好久终于回来了,没想到回来lof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写苍歌(*'▽'*)♪激动激动

“要师傅吗?”这是燕逸云在金水镇第一次捡到闻人时说的话

“你可以教我什么?”

“很多,虽然我师出苍云,但是我可以保你在阵营里活下去不受半点委屈。”

“好”

之后闻人随燕逸云进入了浩气盟,但是在这之后燕逸云却抛下了闻人,只身前往恶人谷,从此一人,自在逍遥,整整三年

“师傅……你为何要抛下我一人呢……”三年后苍云映雪湖旁一个身姿矮小的身影坐在湖中的巨石上,盘腿而坐,将青玉流放在腿上,弹奏起一曲高山流水

湖边旁的树后闪过两道身影,其中一人身穿黑色玄甲,血云挂在腰上眼睛紧紧的盯着巨石上的倩影

“她来这里多久了?”

“也没多久,也就三年吧,自从你逃出浩气盟后回到恶人谷,她就退出了浩气盟。每隔几日来到苍云,帮着里的伤员疗伤,做做杂物活什么的”另一人手中把舞着一双弯刀,语气虽然轻佻了些,但是眼神却也是紧紧的盯着那一抹小小的身姿

那人笑了笑到“当年你可也真的是下的去手,燕白和我虽是知道实情,但是闻人当年却是被蒙在鼓里,而你这一蒙,便是3年……”

燕逸云没说话,垂在身侧的右手紧了紧,眼神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闻人

一曲闭,闻人睁开眼,盯着映雪湖如镜一般的湖面,不禁呼出一口热气“师傅……你在哪儿……”

那明教弟子闻言皱了皱眉头,握在手中的弯刀更紧了些,之后便松下眉头,还上一副轻挑嘲讽的面容看着燕逸云

“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把她给你,如果当初我没有走,反而是带着她回圣教那结果肯定不会与现……”陆惜风突然停下了正要说的话,因为燕逸云不知何时已经讲腰上的血云拿在手里,而刀刃,就指着他的喉咙

陆惜风愣了一下,但随即有回到刚刚那一副模样“怎么?生气了?当年之事本来错就在你!我和闻人明明在三生树下已经许下诺言,但是你偏偏要从中作梗,之后你愈发的偏执,不可理喻,每一个接近闻人的男子你都要在背后做梗,如果不是这样,当年之事就不会发生!闻人也不会因你而受重伤!”

“够了!”燕逸云低吼出两个字,映雪湖突然下起了小雪,吹来一阵冷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树下,一苍云男子手中的刀刃正指向那一明教弟子的喉咙

“你声音这么大,会被她听到哟。”陆惜风朝着燕逸云眨了眨眼,看到多年的好友这样燕逸云便知道自己是上了好友的当,回头看到闻人正盯着树后,便放下手中的血云,却忽略了陆惜风眼底的一抹凄凉

“是谁?”闻人听到声响整理了下衣物,将青玉流抱在怀中,跳下巨石,运起轻功越过湖面,慢慢的朝发出声响的树后走去

“你们久别重逢,我在这里也就不打扰你们了,也省得碍你的眼,这儿刚好离镇子不远,我去找燕白燕玄他们玩会儿,你就好好和闻人叙叙旧吧。”说完便朝着另一边走去

燕逸云看着他的背影,那么孤独,寂寞,凄凉,无助

“有人在哪里吗?”闻人一步步靠近拉回了燕逸云的心思,自己该怎么和她解释呢,当初收她为徒也只是为了进入浩气盟时不会引起别人的疑心,但是相处下来渐渐就产生了别的心思,变得越来越偏执,霸道,不允许她和别的男子接触,不允许她独自出门与别人赴约,在野外必须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活动……这三年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之后这份感情会慢慢淡下去,可是谁知这感情却愈发的强烈,甚至于半夜想她时却只能用手或者凉水来解决……

燕逸云收了心思,看着一步步走想自己的闻人,迈开了自己的步伐,闻人看见他呆在了原地,在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闻人一把将琴扔在一旁厚厚的雪堆上,向这燕逸云跑去一把扑进他的怀里不停的抽噎着,燕逸云弯腰,把她抱的更紧,将脸埋在闻人的脖颈里,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口音

“师傅,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

再也不会走了

题外:燕逸云再给闻人当师傅期间对闻人炒鸡严格,不许她跟人和男子有接触和往来,之后陆惜风发现燕逸云收了闻人后,是被燕逸云第一个允许可以跟闻人有接触的男子,emmmm毕竟是多年好友,但是在这之后陆惜风却渐渐被闻人吸引,两人随同燕逸云一同去了三生树下立誓,因为当时燕逸云已经发现他对闻人的感情,但是他就是不!想!承!认!然后就导致了之后的种种屁事儿

恩,总得来说燕逸云很爱闻人,闻人也很爱燕逸云,但是对陆惜风始终包含着愧疚,毕竟一起在三生树下一起立过誓言,陆惜风也很喜欢闻人,但由于燕逸云从中作梗陆惜风在燕逸云之前便离开了明教独自去到中原闯荡。一年之后在成都的茶馆里与闻人在一度相遇。

emmmm我都把整个故事构思好了,但是我就是……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