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生歌

emmmm总之又回来了

我可以说是非常喜欢你了 1 【藏歌】

现代背景!游戏玩家任务设定!琴萝和二少!不喜轻按返回键!



“狗子呀,果然我还是想要一个能陪伴在我身边的人,只是这样每天的联络,异地,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所以,我们还是当朋友吧。”

其实落笔看到这条消息时内心是蒙蔽的

wtf????狗子你这是不要我要去找别的小姐姐了吗,虽然我是我比较糙但是你也不用这么拒绝我吧,以前都是骗我的吗??不对他好像也没说过喜欢我……我这是还没有开始就被判了死刑吗嘤嘤嘤

“我可去你妈的”

“我喜欢你就够了”

点击,发送

落笔躺在床上把手机扔到一边抱着他寄来的娃娃蜷缩成一团

“所以我这么两年来表达的你都是装的吗……你可真不是人啊……”

落笔拿起手机看着QQ聊天栏上顶置的情头,备注名是 “家养黄金脆皮鸡” 这是一年前她自己偷偷把原来的“二少”改成了自己的“家养叽”。就这样偷偷的过了一年,在给他截图的时候忘了截去备注,结果自己的感情就这么暴露了出来

现在想想还真是蠢,明明知道和他之间的距离,却还是这样傻不拉几的每天看着他的消息偷偷的笑好几次

在出去旅游的时候给他打了第一通电话

他挂了,之后又打了过来,在火车上没有信号没有接收到他的电话落笔差点哭了出来,接到他电话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我以为你讨厌我了…擅自给你打电话…”

“没有!因为你打给我的话长途需要很多电话费…所以当然要我打给你啊~”

“蠢。”

“就是蠢我才会喜欢你啊。”

当时落笔真的是乐开了花,但是才到家一周就出了这种情况真的是超难过的好吗!

“好想给他打电话……”落笔轻轻说着,头埋在他送的娃娃里,蜷缩成一团

【苍歌】断弦

苍爹×琴萝

不喜勿喷

bug我的

结尾是个坑

“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傻啊”长歌伸出手重重的在苍云胳膊上掐了一下

“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没命了好吗,你知道一个莫问切相知对不容易吗!真的是……”边说变盯着苍云腹部的伤口,拿起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

“……”躺在软榻上的苍云看着长歌帮他处理完伤口,坐起来盯着长歌开了口

“那恶人谷的人对那个孩子下手,我实在是于心不忍所以才会……这样,受了这些小伤”苍云接过长歌手里的汤药,看都没看就一口喝了下去

“你心也是够大啊,就不怕我下毒害你?”

“你要是害我早就下手了,况且你好像也不是谷中之人”

长歌收起碗碟,转身坐在软榻的边沿“你这话就不对了,那恶人谷没什么好人,你可知那孩子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被追杀?”看着苍云的眼底起了一丝波澜,长歌微微勾了勾唇角,清了清嗓子直面苍云的目光“那孩子是因为屠杀了几十名谷中弟子,原因只是因为在习武之时对方没有注意重伤了他的右臂而已。”

难怪那孩子一直捂着右臂……原因也不肯告诉自己

看着苍云垂下的头,长歌伸出手把它抬起“而且,我也是谷中之人,那孩子我也已经替谷里处理掉了,你在我这里大可放心,谷中之事,我会替你解决”

“你为什么……”

“因为你很像我的故人”

苍云垂下眼帘,压下心里原本的一丝喜悦

“我救了你的命,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跟着我做事,不吃亏的”

“恩”苍云看着眼前少女骄傲自信的面容,把拒绝的话咽了下去

三日后苍云的伤并无大碍,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跟着长歌一起收拾完了东西,苍云的目光被长歌怀里抱着的琴所吸引

“你为何背上背一把琴,怀里还要再抱一把?”长歌没有看苍云,把琴抱的愈发的紧,苍云毕竟比长歌高了不少,也强壮许多,便想着帮她分担一下,长歌将背上的琴交于他之后苍云才得以看清怀中琴的模样

“为什么琴弦断了?”

“……”

“不想说也没关系”

“是我师傅……与我断绝关系那一天,亲自挑断的。这也是他送我的第一把琴”

苍云看着长歌,发现她神情却是悲痛中又带着一丝……幸福

“那你师傅呢”

“死了”

“因为什么”

“因为我”

“死了”

暑假在家咸鱼除了玩游戏吃饭就是睡觉,现在手那笔都是抖的……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0.0 完求了……

三人的修罗场 超棒
emmmmm果然还是手绘习惯
潦草?是我飘了→_→

我王耀今天就打死你个妖艳*货
沉迷某神经病番无法自拔

终于能画出点能看的东西了……果然还是不会用板子qwq

好久没用板子只能化成这样了,以后我会好好学的qwq

【止归】 壹 苍歌向

琴萝师傅 苍爹徒弟 带游戏画风 (迷  可能微刀

以上ok就往下吧!

清歌实在黑戈壁的星星海捡到顾北的,捡到他的时候就只剩下一口气,要不是看到水里浮现的黑色倒影清歌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顾北的存在。

好在这里离纯阳宫的驻扎营地不远,而且清歌一路上也用相知心法为他治疗了些小伤口,不然也不会一直撑到纯阳宫驻扎地的门口

送到于睿道长面前时,她也微微惊讶了一番这人生命力的顽强,要是在晚送来一会儿可能就要叫带着这里了

清歌也怀着好人做到底的心理一直在黑戈壁待上了四天直到顾北悠悠转醒

“你可终于醒了,这四天可真尼玛累死我了”清歌放下手里的琴,拿起放在案上的药递给他“喝了它,对你的伤有好处。”顾北坐起来接过那一碗药直直的盯着清歌,看的清歌头皮发麻才开口说了句话:“我在那里”

正常人一般不都会问“你是谁”这种话吗,也许是因为刚醒的缘故,顾北的声音带这些嘶哑,毕竟整整四天没有说过话,要是不带点嘶哑那可就奇怪了

“你在黑戈壁纯阳宫的驻扎地,我是长歌弟子也就是四天前救了你的人。”清歌这人对人命本就看的淡薄,加入恶人谷之后变更是冷漠,如果不是看到顾北玄甲上恶人谷的标志,她早就提着他的头颅去领赏了

清了清嗓子,清歌看着他:“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顾北本在低头沉思,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着清歌“我不记得我是谁,从哪里来的了,只依稀记得要去龙门客栈,刚走到这里就被人袭击了……”顾北说完后就站起来穿戴好了他的玄甲
“那你可真是太惨了”清歌双手撑在身体两侧,腿一前一后的摆着,看着顾北的背影说出了一句让她后悔了一辈子的话

“你要不要当我徒弟?”

顾北愣了一下,反问她:“你是长歌,我是苍云。你能教我什么?你看起来还是个孩童的模样,何德何能做我的师傅?”顾北说完后就那起了身旁的盾刀,“这不是过家家,小孩子还是早点回家的好……”顾北还没说完,突然猛然向后一退,听下后直勾勾的看着清歌,清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起了靠在案上的琴:“躲过了宫商角,可还是有角徵羽呢,你是看不起我呢?还是看不起我这一身武学呢?”说完摸了摸琴弦,看向顾北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

“过两招?”“正有此意!”

顾北很奇怪,每次快打到重要部位是总会被清歌躲过去,还有她的步伐,以及她拿剑的方式都与他所见过的长歌不同,好像不止是莫问的心法……打斗结束,双方看上去虽是平手,但是顾北知道他输了,等到他完全恢复的时候估计和她再战也占不到上风。

“真么样,要不样当我徒弟?”“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躲过我打你重要部位吗?”“告诉你你就能当我徒弟?”“对”“其实很简单,莫问心法下有一招式名为[横生影斜]这种招式搭配凤入松可以很轻松的拉开我和你的距离,掐完影子我在上天[青霄飞羽]就很容易避开你重要的攻击。你针对这里该如何应对,等你做了我徒弟就知道了!”

清歌虽然将人命看的淡薄,但是她却对收徒弟情有独钟,她有过3个徒弟,一个万花,两个长歌,他们都出师之后便只剩下清歌一人在恶人谷和江湖上浪迹,十分孤独,她很怀念指导徒弟的日子,如今看到了顾北这种心情又开始复燃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遵守诺言”说完顾北便作势要跪下,给清歌行拜师礼,清歌扶住他,“你这么大个人给我这么小的人下跪行礼我可受不起,你我敬一杯酒,这师徒缘分变算是结下了”说完拿起了放在包里的桃花酿,给两人都倒上“这桃花酿我可是一直没舍得喝,今天算你小子有口福!”

顾北举起酒杯,朝着清歌鞠了一躬:“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清歌笑了两声和他一起喝下了桃花酿

“你先去龙门客栈办你的事,之后你随我一起去昆仑一齐修习。”

emmmmm因为实在是太晚啦所以今天就先写一半,剩下的部分明天写!(手动比哈特(。・ω・。)ノ♡

至于打斗的情节就不要太过在意细节!以后我会好好钻研招式的,这样是为了凸显出清歌武艺高超嘛!

等放假了就好好学学怎么用板子。。还有银桑的头发啊,围巾的画法我也是很随意啊……emmmmm就很难受

总之一年过去画风改变真的是很大的呢……